风雪夜归人

我好想苏州啊

半夜看纪录片,自己曾经一步步走过的地方,被挑着光线拍摄,被剪辑,被编排成故事,忽然就很想苏州,想深而长的巷子,潮湿的地面,灰绿的浊水,斑驳的粉墙。

去一些小而稀奇的地方的时候,总能绕进曲折的巷子里,这里住着实打实的当地人,中年的女人蹬着拖鞋穿花背心抱着卷毛小狗,青灰衫的老妪悠闲的躺在门口晒太阳,讲着我听不懂的方言,高高的山墙是一座座堡垒,锁着他们自家人的心事,说实话,每当我深入这片老苏州的腹地时,在本地人略带困惑和探寻眼光中,总感觉自己像个异乡人闯进了他们的国度。

艺圃也是坐落在这样巷子里,我记得那个小街上在青灰天光下变得钝钝的檐角,木门上着层层剔落的红漆,鲜绿暗绿的苔藓从石板砖爬上白墙。偶有两个老姐妹儿说话,我听不懂,但是声音细细,调子婉转,小鸟扑棱一声从墙头飞起,很远的地方有电动车咯噔咯噔压过石头路。我那时候就想,能感受到这样仿佛不再存在生活的自己,真是太他妈幸运了。


我看着红色的小虫慢悠悠的爬过墓碑的上缘,第一次感觉万物是平等的。

今天是2018年5月27日,明天有一个学期末的大Deadline,三天没有回宿舍了,我还是会为失去两个最好的朋友而感到难过和压力很大,晚饭叫的外卖,和前天一样的吃不完的米粉,那个饼有和小时候冬天妈妈在路边小摊上买的羊肉饼一样的味道,眼圈有点发红,过去很久未来也会很久回不到家,当然也不可能回到小时候,

忽然就很想和家里打电话,结果听到老爹老妈的声音就很想哭,最后没忍住眼泪掉下来了,把手机拿的远远的,耳机里他们问我声音为什么那么小,我装作信号不好的样子最后挂掉了。

我有过不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没有力气前进只想哭的时候,以后可能也会有好多,哭一会爬起来然后继续踉踉跄跄走下去吧。


穿了一件厚而垂的朱红风衣,像是把自己裹在层叠的宫墙中

海水倒灌

压抑住的悲伤像回流的海水一样,无限的灌进去,灌进去,把我的伪装撑成薄薄透明的一层人皮,然后就会像气球爆炸那样爆裂出来,泛着黑的血液,白花花的脑浆,破碎的骨头,纠缠的毛发,眼珠像玻璃球那样在地上弹起又坠落。

割腕的人是内心太痛苦还想获得活着的实感所以用生理上的疼痛来提醒自己的存在吗,很窒息了。

单身二十年感言以及近期总结





最近有个新发现,总感觉有些人一直不谈恋爱啊,其实是潜意识里更愿意一个人待着的。

 

前几天还刚和朋友聊过,讲到人的独立性与爱情之间的关系。我吐槽简奥斯汀一辈子塑造了那么坚强独立的女性角色,并让她们在故事的最后收获了爱情,结果她本人却是一辈子单过去了,是不是有时候爱情就会和独立产生冲突呢,朋友在一旁点点头表示赞同说对哦。

 

然后这厮昨天就脱单了!对!!就是520的前一天(绝逼故意的)!!还是现场直播给我的那种!!!直播的时候我还在赶overdue的死线!!!!

 

但是他们俩真的太甜了我真的是在心甘情愿的找狗粮吃。唉,祝好咯。

 

说到底其实谈恋爱也是进入关系的一种吧,就像友情啊亲情啊,都是人与人之间产生的感情联系。恋爱的话,可能是那种更加持久稳定的,更加深刻,并且有独占性的关系吧。所以能不能谈恋爱,也不仅仅是缘分的问题,还是自己对于这样的关系有没有想去进入的想法,以及有没有勇气去发生这样的关系,说到底,也有自己心境和造化的问题。(所以说“在一起”真的是对于恋爱一个隐晦而精准的描述啊)

 

之所以最近会这么想,是因为我前一段时间作了个大死,对一些事情放不下也认识不够,沟通方式不太成熟,心智也还没有长到能够应付,于是就破罐子破摔想要亲手掐死一些关系。

 

代价当然是十分惨痛的,搞的自己和对方们都十分痛苦和尴尬,不过也逐渐明白了关系之中的一些事情吧。

 

在这件事情之前的我,在关系之中是偏向自我的吧,倒也不是不考虑对方的感受,而是用自己当前的心情去揣测对方的感受吧。


“我说了那么绝的话,干了那么差劲的事情,对方一定很讨厌我吧!”其实对方可能只是很无奈并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这样讲


“我都这么生气这么难过了,为什么还不来安慰我啊?”因为自己明明摆出的是再也不理你了这种姿态


“为什么她现在不来找我了啊,是不是不想把我当朋友了啊”因为自己原来说过不希望忽然被打扰,还有为什么自己不去找别人为什么别人一定要来找你玩


唉,总之就是各种我以为我觉得我希望,自己一个人就能脑补成一部小说,像是明明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球里,还在责怪别人为什么不考虑自己。想说自己的真实想法的时候,也像是自己在拼命在球里大喊着,敲打着透明的球壁,于是外界只听到吵闹的声音看到不高兴的表情,却不知道我的说的话表达的情绪到底是怎样的。这种情况,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处于关系的网之中吧。

 

所以有人原来给我讲,我的沟通是低效的,我醍醐灌顶,原来自己只是在发泄情绪而已啊,我以为情绪发泄了问题就会解决,其实要解决问题的话更多的是两个或多个人之间的协商或者调和吧,这些比单纯的莽撞的把问题说出来,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努力。所以说沟通不仅仅是讲出来,还有怎么讲才能让别人理解讲什么才能正确传达意思的问题,沟通是多人之间的事情吧。


唉,感觉自己真的是有勇气去捅一个这么大的篓子呢,我是会愧疚的,但是也不会太后悔,干出这样不成熟的事情毕竟也是曾经的自己,当初也是出自真心实意,我没有去否认这种情绪并走了这条必经的弯路,犯了错伤到了双方才能有现在的收获,当然报应是会以想不到的方式到来的(已经来了吧),造成的后果也是不得不承担的,我现在想尝试去弥补,去减少损失和伤害,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是我想要去努力做的。

 

啊,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成长中宝贵的一部分,不管犯了多严重的错误,还是会有所感悟并去调整自己,自己在走弯路的同时也是在持续长大的。


我爱多想,会走弯路,天性如此,避免不了的话只能乐在其中了,多想的话,会造成很多困扰,那么就再多想一点换个方向想一点,可能就想通了明白了,活的反而更清楚些了。

 

还有一点小心思!


最近总爱说“随缘就好”“放过自己”这种看起来马上就要出家的话,倒也不是佛系了,只是觉得有些事情真的是不可控的。前几日看到KY公众号的文章,里面有个女孩子讲,我们人类啊,其实本来就是很脆弱很渺小的,但是还是想要那么多的东西,那么的demanding, 所以才会感到痛苦,其实承认自己是个弱小的人类,就会感到很平静了,我觉得,对啊,于是就这么想了,果然接下来活着就会轻松起来。

 

一点感悟,试图分享,看对大家有没有用处啦 : - )




醒过来,想起他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表现的很平静,悲伤和眼泪都恰到好处。后来四下没有旁人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以后就没有一个人陪我说说话了,声音颤抖着,眼泪哗啦一下子流就出来了。

感觉最巨大的悲伤就像风暴眼一样,是漩涡之中最平静最压抑的中心,有着最为冷静的温度,也和最激烈的雷暴飓风只有一步之遥。

即使那种悲痛的感觉无意中只露出冰山小小的一角,也因为能感受到其中不得不隐藏的,也因此而无能为力的深重的悲剧,而很让人难过了。

忽然怀旧,胡言乱语




我十岁的时候,客观地讲特别平庸,但是当时我无知自卑而懒惰啊,内心膨胀巨大才能藐视现实,才不会痛苦,所以想象着,就觉得我以后真的拥有牛逼的生活。



睡觉前要和自己玩小公主角色扮演游戏,话是这么讲的,但是我可不把那个当游戏,它是我每天睡前一场盛大的仪式,是我透过贫瘠的现在提前偷取一个小时的未来,那个未来踩在云朵上,轻松地漂浮着,未来本身轻松地漂浮着,我是个巨大的气球,也轻松的漂浮着。



现在我快要二十岁了,昨天陪老妈从公园散步回来无意抬头看了下光秃秃的树杈,忽然陷入了十年前的幻觉,仿佛自己还是那个放学路上看着树杈发呆的小孩,我想停在那里不动,这样我就能和小时候一样还拥有无限多的时间了,理智拽着我的脚步往前走,因为知道本来就很弱小的我不能再浪费有限多的时间了,当然也不能再偷取本来就不多的未来了。






小学和家在一条街上, 500米,走路七分钟


初中和家在邯郸的北边和南边,5400米,骑车四十五分钟


到了高中,和家在两座城市,200000米,开车两个小时


现在是大学,和家在中国的南方和北方,1000000米,高铁五个半小时


今年九月要出国了,和家在西半球和东半球,8200000米,是半个一天的漫长飞行了




老干部呀

那我要以怎样的立场才能对你说出

我最近过的一点也不好,

请安慰一下我吧这句话呢

分享Lauv的单曲《The Other》: http://music.163.com/song/31273503/?userid=309077378 (来自@网易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