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第一天

锡兰第一天,起起又落落。

深夜的飞机,斯里兰卡航空的空姐高挑丰腴,被蓝绿长裙裹着衬得身形款款。我听她们讲着带着本土口音的英文,每个句子的音调就像要刻意安排成一组曲子般。

凌晨到,出机场的一瞬全身的皮肤简直都要窒息了。

我从来没来过这么闷热潮湿的地方,整个人如同行走在温暖的果冻之中,内心顿时小崩溃。浓绿的叶和明橙的花交缠一团,在冷白的墙头露出几束疯狂生长的枝桠。质感透明的上空几片阴云沉沉压下,乌鸦相当活跃,肥肥的黑剪影在天上飞过墙头吵闹地上蹦跶。

老旧的桑塔纳沿公路开得飞快,我同时担心着车和我的生命安全。这个城市以白作低,用色十分大胆。公路两边是粉绿橙蓝的小方块,路过的巴士让人联想到水果奶油冰激凌,感觉南亚人的热情从广告牌上扭曲的僧伽罗文字体就能体现,扭曲到同时让我想起来他们黝黑蜷曲的毛发。

满大街都是日系车,慢慢我发现我们的桑塔纳虽然看起来要体力不支但还是撑住了一个又一个张力十足的转弯。更开心的是这辆车还漏风,所以竟然还能在密封的空间内感受到一阵凉爽。

我们经过了七拐八拐,成功绕过相对发达的科伦坡市区,平坦有序的街道开始有些颠簸混乱,路边的色彩依旧丰富,但像是蒙了一层黄土,鳞次栉比的色块被打散成倒塌破败的积木,白色的墙底覆上了霉斑,有艳绿的野草拼命挤了出来。

目的地在狭窄的小街边上,八点多这里还没什么人,铁皮从喷成白色粉色的大门透出一点,吱呀一声打开,第一眼看到就是黑绿潮湿的泥地和闷头乱飞的一团苍蝇。
内心又小崩溃了。

这里好像是个幼儿园,灰色水泥平台上粉绿的小椅子簇拥着粉红的小桌子,角落里还有个迷你游乐场,蓝艳艳的内墙上有各国志愿者留下的彩色名字。

还是挺可爱的,如果忽视尘土锈迹潮湿的泥,和地上一小包黄色的液体和周围一曲苍蝇,和对我来说相当密麻的蚊子。

来接我们的志愿者看起来老实又友善,我和他们尬聊几句,等房东来。一回儿一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来了,没怎么看我们径直拿着一只钥匙开了门。

进房间的那一刻,内心更崩溃了。

心累身又累的我甚至没心情想如何消磨时光,当地志愿者又叫我们去这里的centre college。我以为是个大学,当看到一群穿着纯白校服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学生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的眼神大概也很懵逼。
里面的小孩子超级闹腾,尤其是看到我们这群外国人的时候简直就要蹦出教室了_________那啥,我好累啊,这时候是中国时间快一点了,我先画画去了。

尝试写点什么,给点评价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