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姥姥

今年的姥姥过了七个十二生肖,大概是犯了太岁,命途多舛。原来一向仗着硬朗的身子骨四处旅游(当然是跟随毛主席和观世音菩萨的踪迹),年初咳得打上吊瓶,年末直接咳进了医院。




寒假初实习下班后往医院跑过几次,听着姥姥说话的声音的气若游丝,像缠绵病榻许久的人,内心着实有点难过,也可能是医院本就是个要面对漫长的死亡的地方吧,那中氛围让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已经习惯了的存在,就要在飘忽的未来中离开我了。这一事实让我格外的震惊与警觉,清醒的同时也开始焦虑,时间原来这么吝啬,在老人身上就更残忍了。




家里人也很发愁,我妈尤甚(她骨子里就是小孩子经不起事),惶惶的抓着各种从中医到各种专科的老同学分析个了遍,忙到最后本人都释然了,回家吧,熬过最冷的一阵子就好了。




村子里的老房子冷冷清清的,姥姥被舅舅们小心的护着的送到了我家。小区有点年头了,没有电梯,姥姥极力证明自己身子还不坏,蹬蹬蹬上楼,上了两层就撑不住,坐在板凳上歇着的时候飘忽的眼神像在掩饰不安,我在后面跟着看的心慌。




姥姥与咳嗽,在这个严寒的冬季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二月伊始,终于能见得着阳光,玻璃窗隔着冷气透过太阳,卧室被晒得暖和。姥姥这两天终于不是终日坐在阴暗的小房间里了,也有了气力在大房子里走两圈,我让她在我床边坐会晒太阳,她也乖乖的坐下。

 



坐了一会就开始提我小时候的事。

 



“你妈呀,唉,那时候一天跑好几回,给你喂奶。”“还上着班呢,还要趁中午赶紧骑回来,那时候可都是土路,可不好走”,我知道她提的是我上幼儿园之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不到一岁,住在姥姥家。




“你可闹腾了,晚上不睡觉,我就背着你在院子里来回走,结果一坐椅子上,就醒了,又开始哭,姥爷气了要打你,结果你妈哭了。”这事每次见着我就要提一遍,是个保留节目,同样的还有我如何如何胆小到两岁走路都要跟着人。

 



我在旁边惯例一般的听她讲着,她叹了口气,不再说下去。

 



有天中午要开饭时隔壁一阵闹腾,然后看见我妈哭笑不得的走出来:“你姥姥怎么现在也会撒娇了。”进屋看见姥姥在床上坐着,嘴角撇着,挺委屈的,“我不喝那个苦的水”。家里一直泡着苦丁,老妈美其名曰喝了清热解毒,咳嗽好的更快,前几天还一直好好的,今天忽然有了小脾气,想来是一直不愿意喝,不过是前几天病着也没资格反驳了。




但是小孩子脾气大人怎么会当真呢,对老人也是如此。于是最后我陪着她一起喝苦丁水,便也哄着听话的喝了下去。

 



那天之后吃完饭,我正在收拾碗,爸妈在客厅看电视,姥姥在一旁歇着,忽然就开始说“姥姥现在也不中用了,天天被人家伺候着。”想起来有次看见姥姥上完厕所忙不迭洗尿布,她打开我正要夺过去的手,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涮着,我在旁边看的心里挺有点悲伤的感慨,她年轻的时候也是那么壮实的人,生产队里能干的女人总是很风光的,听老妈讲她能挑扁担能种地,带着四个孩子,一顿饭吃三碗。是不是人到了垂暮之年,总像要退化到童年时代般,患得患失了起来。



 

我安慰她说那我小时候天天折腾你你嫌不嫌弃我,还讲我如果到了这个阶段也要心安理得的让别人照顾。她觉得我讲的有趣,嘿嘿笑了起来,然后这就成了一个梗了,给我妈讲我前二十年照顾她,后二十年也要俺这闺女照顾我了。不得不无奈的服老了。



 

想起她刚住进我家的时候,病情仍然不太乐观,半夜总能听到客厅对面的不停歇的咳嗽声。在那个背阴房间的一角,深蓝的窗帘终日掩着,掩住阴冷的书房也掩住了不多的光照,白天姥姥就坐在单人床上,我隔着玻璃隔断看她,蔫蔫的,像想着什么但又什么都没想。时间在那个房间里仿佛千代万代的静止下去,偶尔有人来了,灯亮了,吃药喝水,又走了,咔哒一声门关上了,夹着几声病染膏肓的咳嗽,更静寂了。



 

那时候姥姥晚上也睡不好,家人想让她白天多睡会,不敢打扰,于是只能无奈的承受孤独了。

 



实习结束后,我怕她闷着,病情又有所好转,然后就经常抱着电脑去她那里,况且姥姥房间虽然背阴但是面积小,封闭的好,暖气又足,灯光也比较亮。她也很乐意我过来的样子,偶尔能说上几句话,有人在身边总是好的。可能是正月一步步近了,阳光也变好了,姥姥也不用天天吃七八种药了,变精神了不少。




有天老妈在微信上找个放歌的公众号,她很高兴,拿着手机的手攥着不放,手指试探的戳着屏幕,对这个新奇的玩意表现出很好奇的样子,然后还竟然跟着唱了两句。我和我妈听到都很高兴,老妈短暂出去的时候就把手机放家里让姥姥听歌,后来我直接去网易云找了个红歌歌单,调出歌词,说你直接可以跟着唱。之后姥姥就经历了一段短暂沉迷手机的时光,有天要吃饭的时候我凑过头看她半个上午坐在沙发上玩些什么,一看全是娱乐新闻,末了还来了一句,人家谢娜给张杰生了个双胞胎,边说手指还边试探的划拉着,说你看我知道这个一按就开始放了…




我有点震惊,敢情原来姥姥比我还要了解娱乐圈,想必是原来在老房子里天天看电视看的。后来叫吃饭也不吃,还真成沉迷手机的小孩了。

 



后来的几天,爸爸回来了,舅舅们来过,家里两个小不点来过,晚上一家人在那个小卧室里聊天说话,十分开心。

 

 


今天立春,恰逢十九,姥姥走了,搬进二舅家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