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醒过来,想起他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表现的很平静,悲伤和眼泪都恰到好处。后来四下没有旁人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以后就没有一个人陪我说说话了,声音颤抖着,眼泪哗啦一下子流就出来了。

感觉最巨大的悲伤就像风暴眼一样,是漩涡之中最平静最压抑的中心,有着最为冷静的温度,也和最激烈的雷暴飓风只有一步之遥。

即使那种悲痛的感觉无意中只露出冰山小小的一角,也因为能感受到其中不得不隐藏的,也因此而无能为力的深重的悲剧,而很让人难过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