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海水倒灌

压抑住的悲伤像回流的海水一样,无限的灌进去,灌进去,把我的伪装撑成薄薄透明的一层人皮,然后就会像气球爆炸那样爆裂出来,泛着黑的血液,白花花的脑浆,破碎的骨头,纠缠的毛发,眼珠像玻璃球那样在地上弹起又坠落。

割腕的人是内心太痛苦还想获得活着的实感所以用生理上的疼痛来提醒自己的存在吗,很窒息了。

评论